*
背景圖 鄉長專欄 鄉民代表會 公所簡介 林內卡好 觀光景點 公布欄 便民服務 民意交流 網站連結 *
*
:::
單元圖_公布欄
*
* * **
* *活動快訊 *
* * *
*
* * **
* *自治法規 *
* * *
*
* * **
* *新聞公告 *
* * *
*
* * *
* *成果展示 *
* * *
*
* * **
* *招標公告 *
* * *
*
* * **
* *人事徵才 *
* * *
*
* * **
* *活動報名 *
* * *
*
* * **
* *公務公告 *
* * *
*
* * **
* *公所相簿 *
* * *
*
* * **
* *員工專欄 *
* * *
*
*
* :::
*成果展示 友善列印
*
*
第四屆雲林文化藝術獎報導文學類首獎:讓夢想乘風翱翔的林內紫斑蝶
  *

讓夢想乘風翱翔的林內紫斑蝶

作者:周佳靜

絮語
一片落葉算不算隕落,一陣塵土算不算飄零,一座遷徙的空中蝶道算不算
珍寶?我只知道當蝶翼在空中撲飛時,我聽到自然界悲切的呼喚。
躺臥在青草地上,委身在大地柔情的懷抱裡,一切都在我的視線內和緩而平
靜地推移著,朝露的冰涼與草莖微微的搔癢感,清晰地從腳底傳到我的心坎,西
雅圖酋長之語幽幽地在微風中盪漾:「人類只是生命之網中的一根絲線,不是編
織者,若所有動物都消失了,我們也會一併葬身在心靈最深處的空虛寂寞中。所
有的一切彼此都有關聯性,加諸在大地的傷害,終將應驗在自己身上,因為大地
不屬於人類,而人類卻屬於大地啊!」

緣起
期末考後,準備返家的前夕,和友人一同造訪了台中的勤美誠品,原本埋首
在書堆的我,由於友人的不經意提問:「妳知道妳的家鄉林內,有聞名全國的八
色鳥嗎?湖本居民為搶救環境自主權並保護八色鳥的棲息地所投注的努力,讓我
相當相當傾心,改天有機會我們一起去造訪湖本村吧!」我的閱讀思維嘎然而止
了,而她卻什麼都不曾發生似地繼續在浩瀚的書海中遨遊。「身為北部人的她,
竟然能對雲林的各種鳥類如數家珍,甚至願意親自造訪湖本村,以行動來肯定當
地居民對生態保育的用心,而居住在林內鄉的我,卻不曾細究它的一切」,我的
心海瞬間捲起千堆萬丈高的浪花。希冀深入瞭解家鄉的風土民情和自然生態的渴
求,就這麼在我的耳渦裡不停地迴響,愈來愈頻繁,愈來越清晰,我終於闔上手
中的繪本,起身,走向紫斑蝶,我決定追隨這位讓林內躍上國際舞台之重要功臣
的芳蹤,以堅定的信念完成這趟林內深度之旅。

紫蝶迷蹤
清晨第一道曙光穿越樹林,灑落在「熊出沒,勿近!蝶出沒,快來!」的圓
形看板上之際,一隻舞動著春季溫柔的圓翅紫斑蝶,從我眼前竄飛而過,那翅背
上的白點和紫光,像飛旋的彩帶,以驚人的速度旋繞在我僵硬的筋絡與心脈的秘
密上,讓我的腦葉除了顫抖外,完全不具思辨的能力,讓我不禁一度懷疑這是不
是一場過於興奮而產生的紫色幻夢。

忽覺陽光翕然有聲,原來是天風帶著一群綿羊雲,在群山之間放牧,我敞開
雙臂,躺臥在山巔的石椅上,讓思緒恣意地在.靄中迷航。
大幅飛揚的雲霓,在光與影的交錯中,不停地絞扭糾纏,彷彿要翻轉世界似
地覆壓在我的臉上,心,猛然騷動起來,然端紫斑蝶卻無視這翻天動地的能量,
依然輕柔地拍動著牠的翅翼,循著崢嶸山岩的陡坡面,朝著大花咸豐草飄流而來。
滲入了胡蜂嗡鳴聲的圖鑑,被旋風翻閱地沙沙作響,紫斑蝶從扉頁裡竄飛而
出。
一場跨世代的遷徙之旅,就在滿掌都是落葉的驚呼聲中展開。
台灣本土種的紫斑蝶屬於「熱帶起源森林性」蝴蝶,牠們的體質並不耐寒,
所以只要荻花在湖澤的藍睛裡消失,蒼茫的天空佈滿一片蕭索之際,紫斑蝶就會
展開滑翔翼似的狹長雙翅,大規模地朝著水源充足、有茂密的植被以及坐北朝南
能有效阻擋東北季風侵襲的山谷前進,因而形成著名的紫蝶幽谷,與墨西哥帝王
蝶谷同列為世界「唯二」的越冬型蝴蝶谷。
當朔風光化而逝、濕潤的空氣裡捎來新翻泥土的氣息時,紫斑蝶才會辭別亞
熱帶棲息地,進而在故鄉殷切的呼喚聲中,穿越時間的風暴,再度回到林內鄉蔚
藍的天空。
這段跨世代的遷徙旅程,讓我們得以在潮濕的河岸邊輕易地發現合翅成石的
紫斑蝶,正旁若無人地群聚在一起吸水的身影,對此,台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
理事長陳瑞祥曾鉅細靡遺地解釋道:「紫斑蝶在越冬期間不論是雄蝶還是雌蝶都
會群聚在溪畔吸水,以補充體內的水分,並進一步作為脂肪水解之用;春季遷徙
時,則只有雄蝶會在河岸邊吸水,這是因為雄蝶必須藉由攝水行為,才能把溪畔
裡的礦物質儲存在精胞中,等到交配時,再透過體內的『離子震盪器』把鈉離子
傳給雌蝶,以提升子代的存活率,換句話說,『吸水』是紫斑蝶提升繁殖力之不
可或缺的行為。」
鹽分,除了是為下一代儲存的生存滋味外,就某種程度而言,它還是一道意
味者生命的氣味,我想。
夾置在圖鑑裡的相片,緩緩飄落在我的足尖左前方五十公分處,照片中那群
聚集在一起吸水的紫斑蝶,彷彿正在排列組合象形文字的學者,每當我過於接近
溪畔時,牠們馬上驚飛離去,直到我以退兩步、進一步的怪異姿態離開後,牠們
才願意重返水面,繼續深究古文字的奧義。
我總覺得人類與自然界之間,存在著某種靈性的生命需索契約。今日仍為數
眾多的紫斑蝶,雖然不像瀕臨絕種的生物需要我們迫切的保育,然而這卻說明了
隨處可見的紫斑蝶,其實是讓生態系統得以維持平衡機能的重要磐石,一旦牠們

滅絕了,所關涉的將不只是食物鏈裡相互支持較勁的生存網絡之瓦解,它還關涉
了生命之間精神交流的失語,而這除了會剝奪我們身為清幽景致之代言者的身分
外,還會讓我們被冠上摧殘者的惡名,甚至淹沒在眾聲喧嘩的批判聲浪中,所以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才會在《瀕危的地球》一書中,透過拉斐爾為梵諦岡的簽字大
廳所繪製的「雅典學院」壁畫,強調人與自然其實是一個密不可分的生命共同體。
思維,漸漸凝止在異常透明的空氣中。

幻化的彩衣
紫斑蝶的雙翼,是由物理色的覆鱗多層次結構而成,所以只要光線一射入鱗
片的縫隙之際,特定波長的微粒子就會在內部的晶體突起處不斷地進行反射、折
射和繞射,因而引發寓言性的絢麗色彩,這與三菱鏡的原理是極為相似的。
如果我們細究之,甚至可以察覺蝶翼上的幻色其實大不相同的事實,端紫斑
蝶翅翼上的藍,有如西藏高原上的海子一般,亮麗中還閃耀著一潭湖水藍;斯氏
紫斑蝶則瀰漫著法國雅維儂莊園秋收之際,讓人微醺的果香紫;圓翅紫斑蝶則如
一襲高貴的紫黑色燕尾服,絨質布料中還透著一道內斂的光芒;至於最後豋場的
小紫斑蝶,則是身材嬌小的光之藝術家,牠能將藏藍色和靛青色淋漓盡致地調合
在一起,進而迸發一抹讓人迷戀的瑩紫色。
其實蝶翼的鱗片還涉及了熱能的吸收:深色有利吸熱,淺色則能反射高溫的
陽光。由此可知,蝴蝶身上的彩衣,不只是一幅關乎美學的浪漫畫作,還是一則
關乎鬥爭、生存與演化的寓言,正說明了我們眼中所謂的「繽紛」,對紫斑蝶而
言,其實是一道用來警告視覺性掠食者自己身上有毒的警戒色。
奮力穿越重重的人牆後,我終於和倒掛在細.絡石上的黃金蛹,有了短暫的
零距離接觸,原以為蝶蛹會閃爍著瑩燦的金黃色澤,想不到它竟然烏黑到發出銀
色光輝,這讓所有參加「紫斑蝶生態導覽人才培訓研習營」的學員,不約而同地

露出嘴裡像含著一枚檸檬片而合不上雙唇的驚訝表情,台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
副理事長陳瑞祥老師,馬上漾著像初昇朝陽般清麗的笑容為我們解釋道:「蝶蛹
的色澤會隨著時間產生變化,剛開始是淺綠色的,接著會變成金屬色,最後則在
羽化之前,轉變成暗黑色,這時如果細心觀察,甚至可以隱約看見瑟縮在蛹壁內
側的紫斑蝶。」
下課鐘聲悠揚地響起,離開教室前,我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投射在白色螢幕
上的影像,那張終齡幼蟲將自己的身體捲曲成「J」字型倒掛在樹枝上的畫面,
一道無可挑剔的拋物線,在我的心中繾綣出好大一個問號:「是不是所有的生命,
都必須先褪下舊皮,撕裂曩昔的自我後,才能展開下一段嶄新的旅程呢?」
思考的縫隙間,端紫斑蝶拍動著自隱喻死亡的金色鏈狀紋間.脫而出的柔濕
翅膀飛臨在我眼前,回應了我的疑慮,我終於查覺到一個事實:「紫斑蝶,是光,
是一道可以引領林內走向未來,走向復興的曙光」。
夕陽的餘暉像升起的屢屢炊煙,緩緩浮動在古色古香的窗櫺間,我想我知道
「J」字的象徵涵義了,它就是Join的縮寫,夢想的具象化,只要我們願意掙脫
塵世的枷鎖,擺脫現實的羈絆,共同「加入」林內鄉這個大家族,我們一定可以
締造一則關於老鎮新生的傳奇。
微涼,夢想還在燃燒著……。


「龍」飛「蝶」舞的愛情
帶著輕便的裝備,邁著愉悅的步伐,哼著輕快的口訣:「小紫點一邊,圓翅
兩面點,斯氏有三點,端紫亂亂點」,我的龍過脈森林之旅就這麼精神抖擻地展
開了,清幽的樹林間,傳來七里香交頭接耳的細語聲,沙沙沙地洩露了春的訊息。
昨夜料峭的急雨,讓今晨的林蔭步道朝氣蓬勃,柔嫩的葉脈滾動著晶瑩的雨珠,
嬌羞的花瓣剔透著銀亮的雨痕,空氣中滿是新生的氣息。
一對圓翅紫斑蝶從樹冠滑行而下,彷彿恩賜地平落在我的腳尖前,我的雙臂
因而起了疙瘩,手心更是不住地釋放汗水,就在我準備按下快門之際,微風輕輕
一抹,雌蝶迅速展翅,以揉和了挑逗、違逆的舞姿,開始在我眼前盤旋,為了捕
捉她展翅飛行時所散發的湛藍色光芒,我亦步亦趨地追隨著她的娉婷,完全遺忘
了雄蝶仍停憩在階砌上的英姿,直至他飽含柔情地掠過我的帽沿,我才驚覺失策
的事實。
陽光的季節,是釋放性費洛蒙(pheromone)的季節,它們細微如光塵粒子
漂浮在空中,藉由不斷地糾纏撞擊,紡錘出一條又一條的愛情絲線,雖然我的雙
眼一無所悉,但我知道它確實存在。

循著風,雄蝶以熟練的舞步,趕上前頭揮著紫藍色旗幟的雌蝶,然後在她身
上數公分處,用一種溫柔的飛行磨挲著雌蝶的翅翼,釋放令「蝶」怦然心動的隱
形氣味,牠們以充滿韻律的華爾滋持續共舞十分鐘,翻飛的愛情絲線,將紫斑蝶
微微顫抖的雙翼,緊緊纏繞在一起。
嗅覺遲鈍的我,雖然無法直接聞賞綿綿不絕的愛情氣味,然透過紫斑蝶數以
千計的觸角偵測器之破譯後,我的心版還是感受到柔情蜜意的波動。
一輪圓月,輕啟幃幕,靜悄悄地移動蓮步,從古老的山谷裡昇上了蒼勁的樹
梢,銀色的光輝像珍珠一樣透過相思林灑滿龍過脈,不遠處的矮樹叢裡傳來蛙鳴
的野趣,再無人語。

國道讓蝶
每年的三月底四月初,是紫斑蝶過境林內的高峰期,由於最大蝶流量常出
現在4月5日的清明節前後,所以紫斑蝶又有「清明蝶』之稱。
此時的國道三號因為民眾返鄉祭祖時的主要幹道,所以路面常會出現令人不
忍視睹的畫面──遍地蝶屍,所幸經由成功國小主任曾振南和尖端公司導演鄭文
斌的拍攝與揭露,以及義守大學教授辛勤奔走和提案的雙重合作之下,終於讓國
道高速公路李泰明局長理解到事態的嚴重性,因而在林內創建了前所未見的生物
保育廊道。
只要紫斑蝶的流量,在每分鐘的單位樣區內達到500隻,高公局就會立即封
閉外側車道,以玆作為紫斑蝶飛行時的緩衝區,保護紫斑蝶免於車潮的高速撞
擊,然由於此方案是立基在不影響國人用路權益下的妥協策略,所以當蝶流量低
弭之際,紫斑蝶依然會傷亡。

為完成紫斑蝶零傷亡的終極目標,高公局進一步在國道三號林內路段的高架
橋架上方,架設了長20公尺,高2.5公尺的尼龍防護網,並在高架橋的下方裝
設了200支40瓦的燈管,希望藉由昆蟲的趨光性,引導紫斑蝶從橋墩下方通過,
然義守大學土木與生態工程學系的助理教授鄭瑞富卻表示:「由於人造光源難以
達到自然光源的平行導向作用,所以近日的引導成效並不彰,紫斑蝶還是大量地
朝上方飛行。」
由此推知,協助紫斑蝶提高飛行高度的網狀防護網,將是未來用來護蝶的主
要裝置,可是詹家龍老師卻語出驚人地告訴我們:「多數人都會認為網狀廊道是
最可行的方案,然而對遷徙中的紫斑蝶而言,牠們卻是不折不扣的大型阻礙物,
因為它會迫使紫斑蝶以繞道、改道,甚至以超乎尋常的高密度飛行量通過防護網
兩側,因而造成紫斑蝶更大的傷亡。由於紫斑蝶在度冬後,體內的脂肪體已所剩
無幾,若此時又必須穿越因高度估算錯誤而過高的防護網,這對羸弱的紫斑蝶而
言,無疑是一場艱辛的遷徙之旅。」
然這是否宣告了高公局在生物保育上所做的努力,全然徒勞無功了呢?我想
國際媒體BBC的採訪報導,就是對全民護蝶運動最好的肯定。
雖然我們尚未達成紫斑蝶零傷亡的終極目標,然人類與自然界的疏離面紗,
卻已被我們成功揭除,不停在我耳畔翩飛的端紫斑蝶,藉由低聲的祕語,回應了
眾人的嘆息,我試著墊起腳尖,在那靠不住的立足點上,把風中震盪的物語,完
整地收進心坎。
我是大自然,從地上發芽的一朵耳。
順著陽光一顫一顫躍動來的方向望去,我看見成功國小的師生,忙著標放解
說紫斑蝶的專注神情,我突然憶起生態作家吳明益與自我對話的一段感性文字:
「我的零散紀錄紙上所記載的不只是一個假說實證的過程,它還扮演了輔助記憶
的角色——是年老時可能還要拿出來溫習一遍的物事,是一種檢視自己「怎麼過」
的一種儀式,而不是追求「獲得什麼」的算計。對我來說,純粹地從這些模式中
獲得驚喜與美感,並循此理解、想像自己,或許是筆記錄紙上多一種新物種還要
要緊的事。」我,不由自主地漾起一抹暸然的笑容,原來那看似為了讓指尖保持
靈活度的書寫,其實還鐫刻了「生態與教學」合而為一的喜悅。
關於生命,也許我們無法捍衛全部的紫斑蝶,但我深信隨著時間的遞嬗,牠
們的傷亡量一定可以逐年降低,即使零傷亡的使命無法完成,我們對生態保育的
用心,一定也可以傳遞給亡佚在國道上的蝶魂。
死亡是紫斑蝶,翔集也是。

翔集的夢想
奮力向空中翔翊的蝶群,那強韌的生存意志,喚醒了我們心中無以名狀的感
動,一代的紫斑蝶也許無法完成全部的遷徙,然新生的紫斑蝶會接續跨世代的旅
程,飛行也許會斷會續,然而牠們的遷徙的信念卻經年累月不變,當一隻紫斑蝶
起飛,上千隻的紫斑蝶也飛起來了,整片森林的葉子瞬間化為火燄,朝北方熊熊
的蔓延而去,也許是潛藏在心底的期待,加深了我們親眼目睹時的震撼,所以陳
瑞祥老師才會為了描述難以計量的紫斑蝶翔集在蒼穹所形成的赤褐色蝶河而手
舞足蹈,這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因當時振人心弦的畫面彷彿已全部收攝在老師那
星辰般晶亮的雙眼之中。
也許我們都應該改變與大自然共處時的思維,漸漸相信紫斑蝶就是流動在我
們每個人體內的生存意志,保護紫斑蝶,就是保護自己,就是促使林內重生的契
機。
每當寒暑假我從台中返回林內,在步下火車站的台階之前,我總會睇望眼前
這片被譽為林內鄉最繁華的廣場,笑容凝結,我的心,惆悵了,因為街道上滿是
大門深鎖的鐵皮屋,以及慘澹經營的商店。或許這裡的每棟建築物都曾有一段不
凡的故事,可是曩昔的繁華已逝,現今的林內商圈只存在著人去樓空的事實。
我想沉睡在安穩中的林內鄉是該甦醒了,誠如西諺所云:「當你不知道是怎
麼回事時,你一定要去確認它;當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時,你則必須去改變它。」
今日的自然生態已為我們林內鄉儲備了足夠的觀光能量,莫氏樹蛙覷著嬰孩
的眼神殷切地等待訪客的到來,而紫斑蝶也努力地攀越防護網,回應國人的企
盼,如果我們願意拋棄柔弱的猶豫、畏怯的牢騷,我深信,林內風華一定可以再
現。
然這是否意謂著,我們可以一廂情願地把自然界的生態環境,規劃成我們認
為最適合紫斑蝶繁殖的理想國度呢?生態研習營中,某位學員的深情建言,悠悠
地在我的心坎裡迴盪:「是不是只要廣植紫斑蝶所喜愛的食草,並將林內的生態
環境營造成和竹南一樣適合紫斑蝶繁殖的棲息地,就能讓紫斑蝶長期定居在林
內,免除牠們跋山涉水的辛勞呢?」
原本振筆疾書的我,瞬間擱下了筆。
疑惑有如生命力旺盛的榛蕪,迅速在我的心田蔓衍開來,假若夾道上真的大
量栽植了盤龍木、牛奶榕、羊角藤和細.絡石,並成功吸引紫斑蝶前來林內落腳
繁殖,然卻因此破壞了其他植物的生存場域,這真的可以稱為完善的保育行動
嗎?林內風光所蘊藏的原始野性,會不會在這精心設計的「自然」生態中消失殆
盡呢?在體驗自然、讚嘆美景之前,我們是否也應該學習去正視並接受自然環境
的生存之道呢?

午後的林內鄉,天空閃動著沉思的光。紫斑蝶和林內鄉民都在沉思著。
關於生態保育,也許我們不需以回歸荒野作為唯一的依歸,但對於自然界的
生存法則,我們也應該試著把自主權還給牠們,否則對自然界的生物而言,這是
變相的干涉,而非深情的守護,美國生態保育之父李奧波認為,真正的保育為「人
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狀態」,人類必須提供「所有與人類一同在進化旅程中的夥伴」
生存的空間,因為其他的生命也同樣具有內在的生存價值,如果只是為了滿足遠
道而來的國際媒體和觀光客希望目睹成千上萬的紫斑蝶翔集在空中的畫面,而特
意介入林內的生態環境,這是不是會造成單一族群的扭曲膨脹呢?或許我們在保
育紫斑蝶的同時,也應該讓其貌不揚的小灰蝶,其所賴以維生的蜜源植物擁有繁
殖的空間,才不會讓閃動著光之軀的紫斑蝶,成為自然界裡隱喻性的霸權。

創意整合,林內起飛
研習營結束的前半小時,擔任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常務監事的李銘崇老師為
我們設計了「蝶」對「蝶」的問答活動,希望我們能把兩個星期以來的課程內容
再反芻一遍,當老師的說明一結束,我馬上高舉右手,一骨碌地把沉積在心中關
於紫斑蝶的疑問提出:「台中大肚山、彰化八卦山以及林內觸口,每年都是紫斑
蝶春季遷徙時的中繼站,請問這三處的差異性為何呢?當遊客有這方面的疑慮
時,我們應該如何回應,才能正確地告訴他們林內在紫斑蝶南北向的遷徙路徑上
之重要性和獨特性呢?」
李老師答道:「林內觸口是紫斑蝶向北飛行的重要門戶,經過雲林縣之後,
紫斑蝶在空中集體飛翔的畫面就很難看的見,因為蝶群會朝各個方向散逸,只有
零星的個體會出現在八卦山的天空;台中都會公園,則透過大量種植蜜源植物的
人為方式,吸引碎裂化的蝶群過境台中,由此可知,遼闊的天然腹地,以及成群
結隊的紫斑蝶,乃林內發展生態觀光的主要優勢,因中部最大的蝶流量常出現在
此。」聽完老師詳盡的解說後,所有參加研習營的學員無不露出欣喜的笑容,因
為這對才在觀光界即將展翅起飛的林內而言,無疑是一碇強而有力的定心劑。
然而我的心卻莫名地慌了起來,因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環境教育中心主任陳建
志的看法突然在我的腦袋中嗡嗡作響:「大自然的生物多樣性是波動成長的,不
應過度解讀,地方政府如果想要將紫斑蝶做為鄉鎮發展的契機,絕對不能只靠一
年之中,紫斑蝶過境林內的那幾天,應先落實「社區總體營造」的策略,才能真
正將紫斑蝶的季節性遷徙與當地的產業做結合,使之成為名符其實的生態旅遊,
如此才能進一步完成帶動地方經濟成長的使命。」

關於精緻化的生態導覽旅遊,我認為林內鄉仍處於兵馬倥傯的狀態,尚未完
成迎接數千名觀光客湧入時的前置作業,由於林內鄉長邱世文把紫斑蝶季視為一
項可以永續經營的志業,所以如何讓訪客在每年春節都能回流,乃是我們林內未
來在發展生態導覽時所應優先考量的議題。縱然「遊客的數量多寡」不是評判觀
光導覽是否成功的唯一依據,然我們卻必須瞭然於心的是:如果林內的紫斑蝶季
想要在台灣觀光界成功取得一席之地的話,遊客量仍是功不可沒的主要功臣!而
這終極目標則必須立基在完善的公共建設、鄉民的認同感、遊客的參與、資源整
合以及周全的配套措施上方能達成,否則我們林內鄉的集體夢想,充其量就只是
一場在無涯涘的圓圈中航行的幻夢,終無實現的可能性,因為我們在生態觀光
上,缺乏可以群策群力的向心力!
我個人認為地方政府可以從以下幾個方向,對林內進行資源的整合和思維的
革新:

(一)研發水果風味餐
對今日追求高優質生活型態的民眾而言,生態旅遊是假日不可或缺的休閒
活動,所以如何讓觀光深度化,並讓參訪的遊客在身心靈上都能獲得sightseeing
和eating的滿足,將是林內紫斑蝶季必然會面臨到的課題。就實體消費而言,我
們雖然無法提供高規格的接待,但透過林內鄉豐富的農特產,我們一定可以在料
理上取得絕對的優勢,因參訪的遊客決不可能在外地逗留三小時後就火速返家,
他們一定會攜家帶眷地在當地覓食完後才離開,換言之,如果我們可以試著抓住
觀光客的胃,以進一步擄獲他們再訪紫斑蝶的心。
因此我認為我們應先聘請頂級的專業廚師,為林內的木瓜和牛奶鳳梨量身訂
製十二道料理,並讓遊客依照自己的喜好自由搭配菜色,享受多樣化、規格化、
專業化和在地化的水果風味餐,而主廚的一流廚藝,也在專業烹飪課程的開設及
林內鄉婦女烹飪實力的提升之後獲得傳承,簡言之,善用林內的獨特性,才能逐
一達成「滿足遊客的口腹之欲,實現二度就業婦女之貼補家用的心願,和提升林
內鄉農產品能見度」的總體目標。

(二)培植給薪制的解說員
由於志工常被視為用來節省人事成本的替代成員,而非服務力量的延伸,
所以機關團體常會漠視他們渴望獲得尊重和成就感的需求,這對生態導覽而言,
絕對是一道無形的傷害,原本應成為遊客、鄉民和地方政府之溝通管道的志工,
卻因合作網絡的不完善,而變成交流的斷層帶,這事倍功半的成效,勢必重創紫
斑蝶季的觀光形象,所以我認為地方政府除了應挹注經費以厚植充滿活力的青少
年之導覽解說的實力之外,更應該釋出工讀機會予鄉內的莘莘學子,讓他們藉由
對家鄉事務的實際參與,深度認識自己的家鄉,進而提升對林內鄉的認同感。

(三)建立完善的「影像」服務
只要遊客的身影一抽離觀光地,所有「以客為尊」的服務就會嘎然而止,
這對觀光客的回流量,絕無任何實質上的幫助,我們究竟應採取什麼方案,才能
延長對曾經參與紫斑蝶季的遊客之服務時效呢?我認為我們可以把長期拍攝紫
斑蝶的影像紀錄,上傳至林內紫斑蝶的專屬部落格中,讓民眾透過清晰的視訊,
隨時隨地掌握紫斑蝶的最新動向,這貼心的影像服務,一定能強化遊客的渴
求——再度拜訪林內以目睹紫斑蝶成群結隊地翔集在藍盈盈的天空中。
霧散,雲開,雨歇,曙曦斜斜地從落地窗射進來,小麻雀和我一同醒來,一
條透明的煌煌光柱,橫過房間,形成一道光的河流,蝶翼的氣味,隨著逐漸清晰
的思緒,慢慢強烈起來,在嗅覺細胞與回憶連結的紀錄冊裡,那詩化的味道簽了
名,讓我在可能與不可能的認知裡,除了凝視自然界的規律外,還發現了某種不
可抗拒的可能。
待振的夢想,隨著白灼的金絲,展開那長帆似的雙翼,在藍空中划行,向遠
方逸去。

參考資料
1.《紫斑蝶》,詹家龍,晨星出版社,台北,2008年6月
2.《蝶道》,吳明益,二魚文化,台北,2004年1月
3.台灣蝴蝶保育協會http://www.butterfly.org.tw/home.php
4.台灣紫斑蝶生態保育協會http://cc428jane.myweb.hinet.net/
5.林內鄉公所http://www.linnei.gov.tw/
6.林內鄉成功國小http://www.ckes.ylc.edu.tw/xoops/

附加檔案:
 讓夢想乘風翱翔的林內紫斑蝶.pdf 下載 Pdf 檔(讓夢想乘風翱翔的林內紫斑蝶.pdf)
 讓夢想乘風翱翔的林內紫斑蝶.txt 
下載 other format 檔(讓夢想乘風翱翔的林內紫斑蝶.txt)

 
*

背景圖
回上頁 到上面
*
* 2007© 雲林縣林內鄉公所 版權所有